艾达王h

艾达王h

 此服药后而腹痛者,拂虫之意,切戒饮茶水,一饮茶水,止可杀虫之半,而不能尽杀之也。盖人身左属血,而右属气也。

二剂而喘嗽轻,又二剂而喘嗽止,十剂而肿胀消,再十剂全愈。 夫阴阳两相根也,阴病则阳亦病矣,何以春温之症,阴虚而阳独不虚耶?

至于中年人患此病者,乃纵色竭精,以致火随水流,水去而火亦去,一如老人之痿阳不可以战矣。况人参能回阳于无何有之乡;而附子又能夺神于将离未离之际,使魂魄重归,阴阳再长,原有奇功,乌可先存必死之心,豫蓄无生之气哉。

伤寒当温经以回阳,而伤风宜散其风以安土。肾宫之命门热,而小肠之气化自行,又乌有不通之病乎。

此方除黄柏不可多用外,其余诸药,必宜如此多用,始能补水之不足,泻火之有余,否则火炽而不可救也。人有耳中如针之触而生痛者,并无水生,止有声沸,皆云火邪作祟,不知乃肾水之耗也。

故走于下而便脓血,奔于上而伤咽喉。此方补阴之药多于补阳。

Leave a Reply